路遥予行

本命越苏,接受苏越!可逆不可拆!!!

千年之后【十五】

    九月,金秋送爽,秋色迷人。在这个美丽的月份里却有一件痛苦的事,那就是开学。


    一大早,芙蕖老师就站在了幼儿园门口迎接她们班的新同学们。只见有的孩子是牵着父母的手过来,有的是坐着电动车过来,也有的是被老人们蹬着三轮车送过来。这些孩子或情愿或不情愿得跟家长们告别,坐到了新的班级里。芙蕖望着那一张张稚嫩可爱的面孔,心情还是不错的。


    然而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吸气声。芙蕖抬头一看,只见一辆红色的法拉利驶入了视野中。等那辆拉风的跑车停稳后,更为拉风的几个人就出现了:


    驾驶位上下来的那位女子,穿着一袭艳红的垂地长裙,一副大墨镜遮住了姣好的面容;副驾驶位上下来的男子则穿着浅蓝色衬衣,俊朗的容貌不知迷倒了多少小女生;而他怀中抱着的更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娃娃。这一组合,整一个高富帅配白富美,外加一个小正太,叫人羡慕嫉妒,却恨不起来。


    见一行人移至眼前,芙蕖赶忙上前招呼:“您好,我是咱们班的老师芙蕖,请问咱们孩子叫什么名字啊?我核对一下名单。”


    红玉瞥了一眼已经呆住了的陵越,心里叹了口气。暗道主人说的果真没错,千年一轮回,故人们都是可以再见的。


  “百里屠苏”红玉答道。


    芙蕖核对了名单,便俯身去牵屠苏的手:“来,屠苏。快跟爸爸妈妈说再见!”


    红玉被所谓‘妈妈’的称呼惊得险些喷出一口老血,然而屠苏的关注点显然不在称呼上。人家只是紧紧拽着陵越已经被他拽变形的袖子,用一双带着委屈泛着水汽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陵越:


  “越越……屠苏不想去幼儿园。咱们回家吧!”


    其实对于陵越红玉两个跟尘世隔绝了千年的人来说,“幼儿园” 着实是一个新鲜的事物。要不是方如沁提起,他们大概会把屠苏窝在家里养一辈子。当两人无比虚心地向方如沁请教幼儿园为何物时,素质一向很好的方小姐也忍不住失态了:


  “你们没听说过幼儿园?天哪,我就不信还能找出第三个像你们这样的人来!”


    襄铃悠悠举手:“如沁姐姐,襄铃也不知道……”


    方如沁:“……”


    不过听到如沁解释说幼儿园可以提高孩子与同龄人的交流能力,培养基本技能,形成良好人格等诸多功能时陵越还是觉得让屠苏去幼儿园学习时非常有必要的。因为他怎么也忘不了当年那个因为不善交流而被同门误解、那个因为不会使银子而被迫讨粥吃的小师弟。


    思及此,陵越狠了狠心。蹲下来对着屠苏说道:“屠苏,你要听话。你乖乖地呆在这里跟小朋友们玩,晚上我就来接你。你要是不听话,我可就不高兴了啊!”


    百般劝说,威逼利诱。屠苏终于在三个人的合力下从陵越身上扒了下来,恋恋不舍地被芙蕖牵了进去。


    陵越望着那个小身影消失在拐角处,长出了一口气,跟着红玉开车回去。然而他却没料到的是这一天对他来说是怎样的一种煎熬 : 先不说他曾三次觉得墙上的那个叫钟表的玩意儿停了,也不说红玉被他:“也不知道屠苏现在在干什么……”的句式烦透,然后躲进了隔壁方家。就连咱们的翔爷,面对咱们陵越真人因走神而煎糊了的五花肉都深深地表示痛心疾首!而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五点,幼儿园的大门一开,陵越就抱着两大根棉花糖不顾形象地一马当先地冲了进去。惹得后面的红玉捂脸:“嘤嘤嘤~我不认识他……”


    然而,当陵越兴冲冲地赶到屠苏所在的班级时。眼前的场景,却给他兜头浇了盆冷水。


评论(8)
热度(20)

© 路遥予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