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予行

本命越苏,接受苏越!可逆不可拆!!!

千年之后【十四】

(被提前批录取啦!好开心,以后可以安心更文啦!)

(本章风格比较严肃,但很多内容对以后的剧情很重要,希望大家可以耐着性子看完,谢谢,鞠躬!下一章恢复现代养成逗比风~~~)



玄古居,这个原本仅容纳两个人的地方此时却挤满了人。除了还在昏睡的屠苏小朋友和望着这古色古香屋子一脸新奇的兰生小朋友,其余人都是一脸严肃的正襟危坐。因为现在的局势实在不容乐观。

“陵越,你是说鬼面人千年之前也出现过?”紫胤皱着眉头冲陵越问道。

“是的,师尊,您那时正在闭关,弟子和红玉姐跟他们交过手。可是今天的这一群跟那时的又不太一样。他们修为很高,身上又有一股纯正的清气。弟子实在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

“来者不善啊……”紫胤轻叹道。他一感觉到天墉城结界有异就急急忙忙拉着云天河从青鸾峰往昆仑山赶,没想到还是迟了些。还好两个宝贝徒儿没什么事儿,否则……想想都后怕。

“对了泠霜,”坐在桌边的红玉突然开口:“路上你说幽都也出事儿了?”

“是的。”风泠霜道:“同样也是鬼面人来犯,可是我们不及天墉,让他们盗走了绝云剑……我见焚寂示象凶险就赶了过来,还好只是有惊无险。”

闻言,红玉心下一惊,开口道:”入侵天墉城的,是觊觎焚寂;攻入幽都的,又夺走了绝云。这样看来,他们是在打这七把凶剑的主意啊!”

“来天墉的人好像不只是要夺焚寂剑,他们的目标可能还有屠苏哥哥!”在一旁应付兰生那个熊孩子的襄铃接道:“红玉姐姐你忘了么?咱们赶回方家的时候正赶上一群人趁着夜色要对少恭哥哥下手!他们可能还要屠苏哥哥身上的那上古仙魂。”

在座的几人经过这么一分析,越来越觉得不寒而栗。但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那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 这种种件件都不甚清楚。而现今这敌暗我明的局势更是把众人推入了一个被动的地位。现今之计似乎只有以静制动,静观其变了。

入夜,众人都被安置在客房或旧居中歇息,而陵越独自立于后山凉亭间,睡意全无。不论过去了多少年,他陵越只要一遇上跟百里屠苏有关的事情就会失了稳重。他本想这一

世好好地陪着屠苏,让他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没有刀光剑影,也没有欺骗算计,他可以一直过的平安喜乐。可是照今天这么个形势来看,这似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他想不明白,屠苏到底有何罪过,竟要他生生世世背负这样一个多舛的命格。

“屠苏无罪,怀璧其罪啊!”

熟悉的声音打断了陵越的思索,他赶忙抱拳行礼,轻声道:

“都这么晚了,师尊怎么还没休息?”

紫胤踱进凉亭,望着眼前这位大弟子说道:“为师晚间就发现你心绪烦乱,大乖平常,方才路过时望见亭中有人,料想是你,便过来看看。陵越,你告诉为师,你到底心中是怨,是怒,还是恨?”

“弟子惶恐!”陵越道:“弟子入门时师尊就教弟子要清心寡欲,可是……弟子直到现在都无法克制好自己的七情六欲,实在是有违师尊教诲!”

“你曾经克制得很好!”紫胤望着陵越疑惑的眼神,竟抿起一丝笑意:“在屠苏还未入门的那三年里。以至于为师曾以为你也可以证道成仙,可是,当看到你在当时刚从幽都回来的屠苏塌前不眠不休守了七天七夜时,为师就知道,你也是红尘中人啊!只是为师没想到的是你的执念竟然这样深,以至于不仅仙界不敢要你,冥界也不敢收你。竟让你以凡人之姿留在世间上千年,却不知道这到底是福还是祸啊!”

“师尊,弟子……”

“陵越,为师不是要责怪你。在与天河呆在一起的这些年里,为师也渐渐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像仙了。七情六欲,不是什么十恶不舍的东西,反而应该是所有生灵的必须品。所以,有爱,有恨,有喜,有忧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没什么好遮掩的。只是这样看来,一味要求克制情欲的仙道似乎是有些问题的。”

陵越惊于一向清净自守的师尊还会有这番言论,看来云前辈对师尊的影响还真是不小啊!陵越这厢正感叹着,突然想到一件事,急忙开口道:

“师尊,白天混战时,弟子好像看到了师弟!”

紫胤愣了愣才明白陵越说的不是尚在襁褓中的屠苏,而是……

“怎么回事 ?”

陵越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与紫胤听。紫胤知道,这应该不是陵越看错了,他查看过鬼面人的尸体,能造成这种伤口的只有百里屠苏的焚焰血戮。只不过,怎会……

“那个铃铛呢?”紫胤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就是这个。”陵越从怀中掏出那只当时放在屠苏身上的琉璃铃铛,递给了紫胤。

紫胤端详了片刻,又问:”这铃铛当年屠苏是不是也有一个 ?”

“是啊!”陵越答道:“当年弟子下山捉妖时拾到了这对铃铛,用法术探查了一下发现不是什么妖邪之物,而且上面还有灵力。弟子瞧着喜欢,就带了回来,把一只给了屠苏。不过那只跟着屠苏去了蓬莱,后来就不知所踪了。这一只弟子则一直带着……师尊,难道这铃铛上有古怪?”

“这就是了”紫胤说道:“此物应是龙凤铃,龙铃凤铃各鸣一音,合起来又鸣一音。如你所说,此物有灵,认主,而且两铃相互可通,能使持有者心意互晓,又极坚贞,一铃碎,另一铃也不会独全……所以,白日救你的,应该是你这龙铃中的器灵,有你对屠苏的印相,也有屠苏对你的感情。借了你的气力,使出了屠苏记忆中的杀招。”

陵越闻言,摩挲着手中的那熟悉的琉璃铃铛,三分震惊,七分感慨。正当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时却听到紫胤又开口了。

“陵越。”紫胤骤然严肃了面容,他狠狠地盯着陵越写满茫然的脸,说:“再让我发现你乱用玉石俱焚我就罚你家屠苏去抄书!”

陵越:“……”

屠苏:(阿嚏~)


评论(4)
热度(21)

© 路遥予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