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予行

本命越苏,接受苏越!可逆不可拆!!!

千年之后【九】

(深夜更文……剧情结合了电视剧和游戏,哈哈,今天刷出了一对儿副cp)

    等那位小喽罗反应过来不对劲时已经晚了,他手中的幼童忽然浑身变得灼热,继而一柄猩红的长剑竟从其眉心的红痕中抽出。那剑似有灵性,先是毫不留情地贯穿了他的心脏,又托着他手中的幼童稳稳放到地上,然后携带着一股劲风直冲向李潘安。

    李潘安现在一心一意都在陵越身上,等发觉身后不情况有异时已被那柄剑刺进了后胸。他惨叫一声,终于抽出了折磨陵越的那柄匕首。

    陵越顾不上自己肩上的伤口,转身一掌拍在了李潘安的心口,就势拔出他身后的那柄剑向其要害处攻去。

    李潘安早已身受重创,那里还有招架之力?只略略拆了两招就被击倒在地,喉咙上抵了一个冰冷的剑锋。

    “焚寂……”他望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柄宝剑喃喃出声:“难不成,那小子是……”

    “你不需要知道了!”陵越冷言道。把剑一递,剑尖刺透了他的脖颈。可怜李潘安一世逞强,到头来却由于噬戮丹的缘故连尸骨也不得留存,眼见着整个一人都化了灰烬,消散于天地之间。

    “越越……”

    陵越将焚霄两剑一并收起,转眼就看见那人小人儿顶着一张布满泪痕的脸手脚并用地向他爬来。陵越心疼地用手直接将之揽入怀中,轻轻抚上了那段白玉颈上的红指印:

    “疼不疼?”

    “不疼……越越,疼……”

    陵越愣了愣才明白这句看似矛盾的话原来是小家伙在担心自己。他低头看了看肩头的伤,的确有些狰狞恐怖。由于怕那小团子再担心,陵越抬手施了个障术掩去了伤口,然后抱着屠苏回来救那些男童。

    两人刚回到地牢门口,就发现一抹青色的影子直直冲了过来。陵越本能地伸手一挡,却发现手上提溜住的正是方兰生。

     方兰生准确地钻进陵越怀中,开始抱着他家大佬一边晃一边嚎:

     “啊~啊~啊!陵越大哥,你终于来了……我就说你肯定不会弃小弟我于不顾的啊!”

     陵越被他嚎得耳懵,晃得头疼,偏偏这时候怀里的屠苏也不安分:伸着自己的小爪子,使上吃奶的劲儿要把方兰生从陵越怀里扒出去。

    陵越被自家师弟和弟弟的拉锯战给搞得头痛不已,以至于他过了半晌才想起来了忘了问兰生一个重要的问题:

    “兰生,你是怎么从地牢里出来的?”

    “哦,是,是小仙女把我救出来的!”

    小仙女?兰生这个称呼好熟悉。然而不等陵越的头脑风暴进行完,一抹熟悉的橙红色就进入了陵越的视野。

    “是你,襄铃?”陵越不觉有些讶然。

    千年已过,但襄铃的样貌确乎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举手投足间,失了几分俏皮,多了几分稳重。

    襄铃粲然一笑,眉宇间还是留了几分昔年穿花扑蝶的小丫头的影子:“陵越师兄,好久不见了!”

    “你,你们认识啊!”

    正欲向陵越引荐襄铃的方兰生三分尴尬,七分失望地喃喃着。不过他的小仙女却没有跟他解释,而是好奇地凑到陵越跟前去瞅他怀里抱着的一团东西。然后,一声混杂了惊喜,疑惑,感慨等复杂情绪的声音就传入了方兰生的耳中:

    “啊?!是屠苏哥哥!”

    “哇!你连屠苏也认识……欸,不对,你怎么能向小木头脸喊哥哥呢?应该叫弟弟……恩,对!得叫小弟弟!”

    襄铃正沉浸在与屠苏相逢的喜悦中,可这面兰生还在“不解风情”的喋喋不休,惹得襄铃杏眉一蹙:

    “闭嘴,吵死了!屠苏哥哥就是屠苏哥哥啊!真是个呆瓜!”

    兰生默默闭了嘴,表示他不理解小仙女的世界观。

    等两边都安静了,陵越才有机会问襄铃为何会在此处。襄铃脸上分明红了几红,不好意思地告诉陵越她是察觉到兰生司南珮的示象有异才决意来看看的。

    千年前,一场“爱情”与“责任”间的抉择,了却了一份超越生死的“魂牵”却又引出了一场世代相继的“守护”。可怜一只痴狐,为了年少的一场懵懵懂懂的爱情,守了心上人千年。倒真是要问问这世间情终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情”之一字,毁了陵越,也误了襄铃。

    地牢里困了十几个苏州的男童,大多还在昏迷不醒。为了送孩子们出去,襄铃召出了十几条青丘白狐。只是兰生哪里见过这阵势,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害得襄铃只好亲自上阵,扛着她家小呆瓜下山去。

    陵越襄铃俩人抹了男童们的记忆,按他们意识中的住址一个个直接送回了家。不过,他们却对着眼前这最后一个男童犯了难,因为不论陵越如何探试,那孩童的识海中都是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那孩子终于悠悠转醒,睁开了双目。但不知道是不是陵越的错觉,在他与男孩目光相接的时候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有些熟悉,也有些莫名的寒意。

    襄铃在他面前蹲下身子:“小朋友,你们家住在哪儿啊?你告诉姐姐,姐姐送你回去。”

    男孩儿歪了歪头,费力地想了半天,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那你的父母叫什么啊?你记得他们的电话号吗?”襄铃接着问。

     男孩盯了她半天,还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那你总知道自己叫什么吧!”襄铃这是真的没辙了。

    好在这次男孩的反应没有让襄铃太失望。听到这个问题时,男孩脸上浮现出了急切而欣喜的神色,终于开口回答了襄铃的问题:

    “……少……恭……”

评论(20)
热度(31)

© 路遥予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