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予行

本命越苏,接受苏越!可逆不可拆!!!

千年之后【八】

(不打怪的师兄不是好师兄……还有,别打我!)


    陵越执剑上前,掠到守门的喽罗身后,用剑柄直接敲晕了两人。接着又扳过他们的头去查看,只见两人印堂都冒着黑气,显然是已经妖化。陵越心中有了计较,掩去了身形,悄悄摸向寨中。


    跟着送晚饭的喽罗到了关押男童的地牢。陵越一眼便瞧见了兰生同十几个苏州城的男童被关在一起。几人被下了迷药,还都在沉睡。那个喽罗看他们都没醒,又把饭菜端走了。陵越给他们下了层结界,也跟着那喽罗离开了地牢。


    “禀寨主,那些小子们还都没醒。”陵越跟着那喽罗来到了议事厅,看着他向坐在主位虎皮椅上人禀报。


    “知道了,再好吃好喝养他们十日,等到了晦日……”


    陵越正一门心思地往下听,谁料那人却顿住了,紧接着,一声干笑就传入了陵越耳中。


    “哈,原来有贵客到了,怎么陵越真人敢来我小寨却不敢现身相见啊?”


    陵越闻此心下一惊,按现在他的修为,能觉察出他术法的人在这世上已是屈指可数了,更何况这人竟能指名道姓的说出自己的名号,可见需要小心应对了。


    尽管心下吃惊,陵越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了,即刻稳住了心神,现了身形。


    走了几步与那寨主相对,陵越才发现那不是旁人,正是当年琴川的采花贼,翻云寨寨主李潘安。


    “李潘安?你没有死?”陵越望向那一张丑陋可憎的面容沉声问道。


    “死是死了,不过又活了,而且活得更好!”那人轻蔑地笑笑:“说实话,我可真得感谢你师弟的那一剑:煞气入体,怨念横生,再加上洗髓丹的妖力,让我在千万厉鬼中被我主人选中,令我重获新生,使我有了强大的力量,能为主人效力,享无上荣耀!……哈哈哈!陵越真人,你可得帮我好好谢谢你那师弟啊!哦,不对,听说他一千年前就魂散了……唉,真是可惜……”


    陵越不去理会他言语中关于屠苏的说辞,执剑上前:


    “昔时孙府花奴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心底真纯善良,而你如今却身处歧途犹不自知,心中只有恶欲与妄念,简直无可救药!你快放了那些孩子……”


    “你少跟我罗嗦这些!”李潘安不耐烦地打断陵越的话,愤然起身:“经历了这许多我才明白,唯有力量是无上的!”他上前几步,狡黠地笑了:“陵越真人不是要救那几个小子吗?那就让咱们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言毕,李潘安身形一闪,已是到了外场空地。他擎出一柄冒着黑气的大刀,稳稳地吐了个门户。继而,刀刃一晃,一道凌厉的黑影已携石带沙,向陵越袭去。


    陵越霄河出鞘,剑身霎时闪烁起清冽蓝光,剑气随剑诀溢出,初以玄真剑势击散黑影,而后又聚起乘龙之威直取李潘安。


    李潘安回手急挡,仍被那剑势冲得退了两步,他揉了揉手腕,笑道:


    “陵越真人剑术当真登峰造极,名不虚传,是我轻敌了!”


    他阴险地笑了笑,摸出颈上系的一颗珠子,吞了下去。顿时,他眼中的清明就被嗜血的欲望所取代。左侧脸上已显出狰狞的魔纹。


    “千魂噬戮丹!”陵越色变:“你竟有这般魔物!当真丧心病狂!”


    “哈哈哈!”李潘安笑得几乎颠狂:“我说了,我会为力量不择手段,何况仅是区区千条人魂?”


    陵越见他这样,心知须得手狠,速战速决。于是霄河一声清啸,蓝光崩出,道剑凝真,直刺向李潘安。



    两人很快缠斗在了一起:刀影剑光并起,夜白如昼;怒吼威啸共盛,声若惊雷。魔气戾天,恰似恶龙掠空;道法入霄,恍若祥凤涅槃……这边李潘安刀法乱而势劲,那厢陵越剑术稳而势巧。若说开始陵越对于李潘安还是颇为游刃有余的话,现下体内有了千条生魂之力的李潘安却是与陵越难分高下了。


    突然这时,李潘安又出一刀,向陵越右身一晃,忽地转向左身攻去。陵越腾挪身影急闪,虽是险险避过,却叫那刀锋割断了身上系着的围巾带子。身后的屠苏瞬间就落入了李潘安的手中。这突然的变故让两人都停了手上的攻势,默然相持。


    “哟!”李潘安笑得莫名:“孩子呀……怎么,一直清心寡欲的陵越真人也会有小孽种啊?”他一手提起屠苏,打量着他,另一只手狠狠地掐上了屠苏额间的红痕。


    突如其来的锥痛让小屠苏溢出了一声哭腔,但等他翻翻眼睛看到陵越紧锁的眉头和心疼的眼神时,竟又生生忍住,转而向着李潘安:


    “丑八怪……放开……”


    李潘安冷哼一声,直直掐住了屠苏的脖子。屠苏一张小脸顿时胀得通红,直等他喘不过来气时李潘安才收了手,满意地听着幼童一阵阵的呛咳。


    “你放开他!”陵越握着霄河恨恨地指向李潘安。言语中已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可以啊……”李潘安故意拖长了音:“把剑扔了!”


    陵越皱了皱眉,李潘安却不耐烦地要再次掐下。陵越最终还是收了霄河,他怎么忍心再让屠苏受到一点儿伤害呢?


    李潘安阴险地笑了笑,把屠苏扔给了一个手下,拿着一把匕首向陵越走去。


    “可能会有点儿疼,陵越真人为了你家小家伙忍着点儿吧!”


    说着,李潘安一把扣住陵越的肩膀,将匕首狠狠插进了陵越的肩胛骨中。


    “越越!”


    屠苏在喽罗怀中死命挣扎着,望着陵越肩膀溢出的一片猩红,目眦欲裂。


   


评论(11)
热度(37)

© 路遥予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