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予行

本命越苏,接受苏越!可逆不可拆!!!

千年之后【四】

    江苏,苏州,沂苑小区。


    小区中央的空地上挤满了过年没人管撒了欢儿的孩子们,不过今天大家出奇的没有闹腾,而是静静围坐在了一个眉飞色舞的男孩身边。


    “我跟你们说,”男孩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我们家对门住进了一个紫帮老大!”


    “什么紫帮啊?那是黑帮,兰生你这都不懂!”另一个男孩插嘴道。


    “别打岔!”那个叫兰生的男孩不耐烦地把手一挥:“你们是没看见,昨天,百十个穿着紫风衣的男人挤进了我们对门那个房子,那不是紫帮是什么?”


    话音一落,孩子群中就炸开了锅:


    “他们老大长什么样啊?”


    “他…他们身上有没有刺青,社团标志一样的……”


    “你说,老大会不会收了我当小弟?”


    “……”


    面对一众热情高涨的小伙伴,知情人士兰生颇具威严地清了清嗓子,刚准备进一步暴料时,只听孩子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你们说的,是不是那个人?”


    听到这一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一个身着浅紫色大衣的男人步履匆匆地走过。


    此人正是陵越。


    前日,紫胤到玄古居看过屠苏后对陵越说:


    “屠苏这世身体太弱,昆仑苦寒,对其有害无益。你还是带着他到山下温暖处住着吧!”


    陵越其实早有此意,自己几次下山,都被山下日新月异的景色惊得瞠目结舌。何况屠苏此时也没了煞气的困扰,想到当年初次下山连钱都不会使的小师弟,陵越现在当然更愿意让屠苏去沾一沾世间的烟火味的。


    紫胤真人拉着云天河心情颇好地离开了;陵越真人心情颇好地开始规划自己与屠苏的未来了;天墉城的一众……炸了。


    百年不遇的紫胤长老来访,千年不遇的执剑长老回归,竟然在这一夕凑齐了。再加之陵越真人离山的消息,是人都淡定不下来了。


    于是天墉城上就呈现出比前几日过年还热闹的景象:往后山跑的,顶着关心师叔祖的旗号;往山下跑的,顶着给师祖物色住处的旗号。于是妙法盯着跑的没剩几人的早课气的花容失色,于是剩下那几个人也跑了……妙法怒气冲冲地去找戒律,转了一圈不见人,一问才知道,戒律正领着一众徒儿冲击后山结界。于是妙法义愤填膺地走过去……加入到冲击结界的大军中……


    陵越郁闷地看着徒孙们鞍前马后地闹了两三日,终于被他们拥着离了后山,到了原来琴川所在地----苏州。


    甫一到这儿,陵越就赶紧把吵得他头疼的徒孙们给赶走了,不过怀中的屠苏倒是兴奋得很,眼睛亮亮的,抓着他的衣领咯咯咯地笑,笑得陵越心底一阵温柔。


    只不过才笑了一会儿,屠苏却突然嘴巴一噘,继而哇哇大哭起来。他这一式子可是给陵越吓得不轻。可是这次任凭他怎样哄,屠苏却越哭越起劲儿。魂灵齐全的屠苏哭得也不再像先前的小猫叫了,而是哭声嘹亮,响遏行云,声震四邻。不一会儿,陵越就听见了敲门声。


    一手提溜着屠苏,一手研究了半天那古怪的门锁的陵越真人在他差点想用霄河把门锁剁了的前一秒终于打开了防盗门。望着门外的女子,陵越又愣了一下,又一位故人啊!


    女子温和一笑:“你好,我叫方如沁,住在你家对门。我刚刚听见孩子哭得厉害,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地方。”


    陵越怀中的屠苏瞪着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睛,抽抽嗒嗒地看着来人哭。如沁从焦头烂额的陵越手中接过屠苏,很有经验地先查了查衣料的厚薄,再检查了一下尿布,最后看向陵越:“他是不是饿了?”  


    陵越这才如梦初醒:自己早已辟谷,怎么就忘了婴孩还要进食这么个事,想到这儿,陵越顿觉有些脸红。


    在昆仑上时,秉敬门下的弟子曾给屠苏喂过一些山后灵鹿的鹿奶,可是让他现在去哪儿给他找鹿奶呢?


    不过好在有方如沁在:“你快去超市给他买些奶粉啊!”


    陵越闻此才如梦初醒,把屠苏托付给如沁,步履匆匆地出门了。


    如沁耐心地哄着怀中仍哭闹不已的小团子,想着陵越不识人间烟火的模样,心下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孩子,你跟着他受苦了啊!”


评论(14)
热度(38)

© 路遥予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