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予行

本命越苏,接受苏越!可逆不可拆!!!

千年之后【二】

    (第一次写长篇,不知道写得怎样,看文的伙伴请支一声~鞠躬

一会儿深夜可能还有一更,大家明早查收吧!~)


    后山,玄古居。


    篆烟袅袅,晚风习习。已经换回长袍的陵越将小屠苏身上的几处冻疮细心地上好药,又哄得稚童沉沉睡去,才有时间展开了夹在屠苏襁褓中的那张纸。


    尽管对纸上歪歪扭扭的简化字不甚熟悉,但陵越还是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屠苏的生母家境并不好,无奈这孩子生来便怪病缠身。家中自然是无力养活,又不忍看幼儿折在家中,只能将其送出,望有好心人收养。


    陵越阅毕,心中五味杂陈:昔年屠苏幼时便遇灭族之灾,而今本以为前世宿命已了,却又遭生母遗弃。太子长琴获罪于天,可屠苏何辜?若非自己恰巧路过……那这幼童在冰天雪地中……陵越实在不敢往下想。


    陵越叹了口气,又回到床前去探他的脉博。指肚抵着婴孩纤细的手腕,陵越的一双箭眉却渐渐促紧。


    风寒虽然凶险却好调理,让陵越担心的是屠苏的魂魄并不稳固。魂魄不稳,那么发热、乏力便是常事。屠苏生母所说的的“怪病”大概也好解释了。


    陵越兀自坐在床沿沉思,忽被远处一声鹰啸打断了思绪。陵越愣了半晌才接受那威武的鸣啸是阿翔发出来的。他心下里一惊,急忙赶出门来,却被门外的场景搞得哭笑不得。


    这天墉城百年以来都被下了障术,不会被登昆仑的游人发现。而后山则是从陵越掌教一辈开始就被列为本门禁地,下了结界,其原因大家都心照不宣。陵越掌教百年后退位,便到了这后山幽居。只是门派中有的事务有时需要资历长的前辈定夺,天墉城的后生们自然是没能耐找到云游(?)在外的紫胤真人的。


    于是乎,在十三代掌教灵犀第四十七次变成热锅上的蚂蚁时,执剑长老玉泱终于勉为其难得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破开他家师尊的结界闯入了后山禁地。


    于是乎,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诞生了:但凡教中有事,执剑长老可到后山拜谒“天纵英才”的陵越真人。


    于是乎,后山就成了执剑家的私宅。


    而现在,恭恭敬敬站在连鸣示警的翔爷面前的便是这一辈的执剑长老:秉敬。


    眼见着阿翔还要扇着翅膀扑上去,陵越赶忙出声呵止:“阿翔,回来!”翔爷不甘地望了望陵越,终于还是让步了,又一扭一扭地钻回高枝约周公了。


    这厢秉敬终于从这只千年老鹰的威压下摆脱了出来。暗自松了口气,要知道,这只其貌不扬的海东青可是陪着自己师祖(十二代执剑长老百里屠苏)闯荡过天下的,自己在其面前实属晚辈。

 

    顺便说一句,这样的觉悟可不只秉敬一个人有,故而天墉食堂可不敢怠慢了这位爷。所以,弟子门总是扒着碗中的斋食看着翔爷喝酒吃肉,暗叹:“人不如鸟啊!”


    思考间,陵越已至秉敬身前:“秉敬,门中出了何事?”


    秉敬又恭恭敬敬行了个礼:“陵越真人,幽都灵女前来拜会。”


评论(7)
热度(28)

© 路遥予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