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予行

本命越苏,接受苏越!可逆不可拆!!!

千年之后【三】

(觉得我好罗嗦,终于把该见的人都见完了,下一章开始越苏间的甜蜜日常)


    陵越听到这话先是一怔,眼前自然浮现出往昔跟在师弟身后“苏苏,苏苏”喊着的少女。雪既晴兮风无痕,风晴雪,到底也是个痴情儿啊!蓬莱后,他们曾聚过一次,对于身死魂散的屠苏,晴雪获得了灵女般长的寿命,在世间寻;而因执念未成仙的陵越终是修得不死之身,在昆仑等。这一寻一等间,沧海桑田,千年飞度。如今故人已归,是该聚一聚了。


    陵越沉吟半晌,对秉敬说:“我现下有事离不开后山,你领着灵女到后山相会吧!正好见一见故人。”


    秉敬琢磨着陵越的话,其中许多是他听不懂的,不过这也是他没必要听懂的。秉敬也不多说,应下便走了。


    是挺出人意料的,幽都灵女竟是执剑家外第一个踏如后山的,这可是天墉掌教都没有的殊荣。


    只不过,获此殊荣的人,仅仅是幽都灵女,却不是风晴雪。


    陵越看到站在眼前毫无熟悉感的少女时着实愣住了,倒是那少女先反应过来,盈盈一礼:“幽都风泠霜,见过陵越真人。”


    从泠霜口中,陵越惊悉晴雪竟于月前离世。原来,灵女的寿命纵然长于常人,终是有寿终正寝的一日。陵越望了望屋中的小团子,又心生感慨。可怜晴雪寻了一生,还是与屠苏擦肩而过。


    两人对坐唏嘘了半天,风泠霜才想起来自己这次并非只是报丧而来,她一拍脑门:“陵越真人,晴雪灵女百年间走遍世间,虽然未能寻到重生之法,但还是寻到了一魂一魄。灵女听闻真人仍在等着公子,故而弥留之计托我将这玉衡给您送来。以后种种就拜托您了。”


    “什么?屠苏的魂魄!”陵越一惊,望着那玉衡眼底流淌的尽是欣喜之色:小屠苏魂魄不稳,应该就是少了这一魂一魄的缘故,这情况就如同当年的孙月言。本来还在发愁的问题就这么误打误撞的迎刃而解,陵越实在有些难以置信。向来稳重内敛的陵越真人一时间喜形于色,这番情态竟是让风泠霜吃了一惊。


    而真正让她吃惊的事还在后头,当陵越把她引进内室瞧见那个晴雪牵挂一生的人时,她真是悲喜未知,只能空叹造化弄人了。


    用幽都的引灵之术将魂魄注入到幼童体内,风泠霜深深望了眼幼童红润不少的小脸,告辞离去。


    “晴雪,你可安息了。”


    陵越送泠霜离了后山,却发现秉敬还在那儿站着。


     “真人,掌教师兄说,还得请您去一趟,紫胤真人到了。”


     掌教秉伦也是够郁闷的,这是过年走亲戚怎么着?把灵女推给了陵越,还没喝口茶嘞,天烨阁前就清光大盛,一柄剑就直接钉碎了他卖肾铺好撑场面的玉阶。还没等他心疼一下嘞,那清光中走出的人却直接把他的心给吓炸了。望着紫胤真人的身影,秉伦差点儿跪地大呼“无量天尊”,惹得“天尊”哦不对“真人”拂袖怒斥“胡闹!”


    望着端坐品茗的紫胤真人,和被真人按着“端坐品茗”的短发男子。秉伦掌教终是明白了何谓“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他瞧着一个机会拽住秉敬让他往后山去搬救兵,于是他这个向来稳重的师弟便如同获赦般逃也似的跑走了。于是,又一声“胡闹”回荡在了天烨阁的上空。


    郁闷的还有陵越,他早上专门下山到青鸾峰看了师尊,怎么不到三个时辰师尊又追来了?难不成是发现了自己临走时没有如数带走云前辈精心准备的野猪肉?抑或是……回娘家?陵越赶紧摇摇头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无论如何,师尊来了,他总是要去见见的。可是现下小屠苏根本离不开人,他要去见师尊,总得有人留下来照顾着屠苏。在高卧树中的某鸟和侍立一边的秉敬间权衡了一瞬,陵越还是把秉敬领到了玄古居中,指着床上的奶娃娃给秉敬扔下了一句:“帮我照顾一下屠苏”就御剑而去,留得秉敬一人在风中错乱:


    “屠苏”不是师祖的名讳吗?


     这边陵越赶到了天烨阁,恭恭敬敬地向紫胤行了礼:“师尊此行却为何事?”


    紫胤看着自己的大弟子,正在斟酌词句时,一旁的压抑许久的云天河已经嚷了出来:


    “是紫英,紫英说在昆仑方向感受到了屠苏的气息,就着急拉我来看看。陵越,你有什么发现吗?”


     紫胤望了眼云天河,又把目光放回到陵越身上,那双千年波澜不惊的眸子中分明有一丝期待。


    陵越深吸了一口气,在紫胤面前跪下:


     “师尊,屠苏就在玄古居。”


评论(5)
热度(36)

© 路遥予行 | Powered by LOFTER